新聞動態 / News Center 當前位置:今日安徽快三开奖号码 > 新聞中心 > 新聞動態 > 正文
藥品交易市場機制尚未完善 處方外流相對有限
時間:2016-5-26    來源: admin    查看次數: 11757

                                         藥品交易市場機制尚未完善 處方外流相對有限
  根據方案內容,明確了國家各職能部門的具體分工,并將各項任務進行分解,且提出了明確的時間進度要求。方案還對中國醫藥產業鏈條的各個環節包括研發、生產,到抽檢、流通、零售等環節,都確立了明確的目標和要求,此外,在三醫聯動、醫保、藥價政策的改革、中醫藥現代化等方面予以明確規定。


  當前中國藥品價格的定價機制仍是行政定價機制,即各省通過藥品集中招標采購的方式進行藥品采購,這一方式的弊端在于,諸多并非在市場一線的政府部門根據各企業的報價進行定價,不一定真正符合市場規律,這種情況下,還容易滋生一些權力尋租空間,使得中國藥品價格的下降空間有限。而且把進入醫療機構的藥品銷售價格進行了行政化的統一規定,讓藥品喪失了市場調節的機制。


  此前,已有部分地方政府通過與流通企業集中采購的方式,嘗試降低藥品價格,比如安徽和福建省的部分地市,通過地市級的集中采購,將地方藥品采購價格下降了30%左右。這說明在藥品省級集中招標采購過程中,還有一定的下降空間。


  但這并非沒有解決之道,如果后續國家的監管側重于藥品報銷價格的監督,但在其他環節則由藥廠和醫院之間按照正常的市場機制定價,藥廠在自己的成本和利潤考量下,與醫院協商確定出供貨價格,可能不同醫院的供貨價格會有差異,但這樣才能體現出市場機制,也能真正調動藥廠和醫院的藥品采購積極性。如果擔心在這種機制下,企業或醫院的利潤過高,仍無法控制費用,但有了上述市場價作為參考標準,國家也可繼續降低報銷價格來進行調節,而這種調節能真正符合市場的特征。


  此前,中國醫院的藥占比居高不下,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醫院嚴格控制著處方外流,醫院控制處方外流的兩個要點包括醫生開具處方時只開商品名和開具電子處方。而廠家將醫院和零售渠道的藥品進行區分,主要是因為藥廠若將藥品在藥店體系銷售,會面臨不同藥店降價促銷等情況,會壓低藥廠利潤,而藥廠與醫院合作,則藥品的價格和銷量相對穩定,因此其給醫院的藥品基本上不在藥店渠道銷售。


  但事實上,在患者看病過程中,除了類毒品、麻醉藥品和精神類藥品外,在醫院使用的臨床藥品并無特別之處。同一種藥品的成分和療效基本差不多。如今國家要求醫院醫生開具處方時必須開具藥品通用名,并主動給患者提供處方,患者拿到處方后,可以選擇在包括藥店在內的零售終端購買處方藥,以此,中國醫院的藥占比才有可能大幅下降。


  日前,衛計委發布的《2015年我國衛生和計劃生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中透露,2015年全國衛生總費用預計達40587.7億元,其中政府衛生支出12533.0億元占30.88%,社會衛生支出15890.7億元占39.15%,個人衛生支出12164.0億元占29.97%。人均衛生總費用2952元,衛生總費用占GDP百分比為6.0%。病人醫藥費用方面,整體數額仍在上漲,但藥占比有所下降,且在醫院中降幅超過去年。


  2015年,醫院內藥占比穩定下降。醫院門診藥費占48.3%,比上年下降1.0個百分點,降幅與2014年持平;醫院住院藥費占36.9%,比上年下降1.5個百分點,高于2014年降幅。


  海通證券也在一份公開研報中表示,如果處方外流后,部分藥品將被擠出醫院,而藥品需求最大的可能就是流向零售市場。


  不過,值得關注的是,在此前的醫改過程中,國家雖然嚴格控制藥占比,同時也嚴格控制醫院體系的費用,但在實際的執行過程中,由于醫生實際收入并不算高,難以抵擋藥廠給予各類藥品回扣的誘惑,因此,醫院和醫生會通過各種辦法控制處方外流。


  針對病人的病情,醫生開具的處方一般分為真正治病的藥和‘醫生自己吃飯的藥’,前者是具有療效的藥,后者則大都是一些舒筋活血的輔助性藥品,但藥廠給醫生的回扣比例中,一般前者只有20%-30%,后者則高達50%以上。因此,在處方藥開具時醫生和藥廠可能還會聯合,會通過一些稀有規格、劑型等方式規避藥品通用名的制約。此外,一些藥品原本可口服的藥品,醫生可能會改為開設注射藥品,患者因無法自己在家注射,因此繼續選擇在醫院消費。所以說,在藥品交易市場機制尚未完全建立并良性運轉前,處方外流政策的落地效果可能相對有限。


  而大眾關注的創新藥的落地過程中,備受藥企關注的另一要點則是藥品上市許可方面的制度規定。當前中國藥品創新過程中最大的難點是科研力量不夠強大,國外的一個新藥開發,一般其研發投入會很大,但中國諸多藥企自身規模和實力有限,在研發上的投入不夠,如果中國藥品要真正創新,在科研院所的科研力量很關鍵,但受制度限制,如果科研院所內部的科研人員不能明確參與企業的運營和管理,無法商業化,而如今,方案中明確“科研院所等單位,可采取資金注入、技術入股等合作形式,組建產業聯盟或聯合體”,這一規定打破了我國科研成果合理轉化的障礙。

 

藥品交易市場機制尚未完善 處方外流相對有限。

【2016-5-26】  【 打印本稿 】  【 關閉窗口